距离首都50公里,河北固安县竟然可以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8日

       我们于2007年与南流邵村委会签订了种植树木的土地承包合同, 租期为20年。
       与村委会除土地租赁外无经济合作, 独立经营管理。 2011年之前, A和B合作良好, 没有任何冲突。 2010年开始, 村民王文元等人开始在村里散布谣言, 说村委会成员参股我们的业务。与此同时, 王文元等人联系了我方王立军, 请求帮忙出具伪证以证实谣言。我们的股东王立军不同意他们的要求, 而是向当地相关调查人员提交了有关真相的证据,

然后积极配合当地纪检部门。
       最终, 纪检部门澄清了事实, 使双方无罪。 2011年底, 我们接到南流邵园村委会通知, 村委会要换届, 但土地租赁事项不变。希望我们继续与村委会保持良好的合作。
        2012年元旦, 我们第一次拜访了已成为临时村委会主任的王文元和沙福军, 谈了合同履行情况;对方没有提出异议。当对方提到村委会经费不足时, 我们提出先交地租。我们表示, 在对方组织良好的情况下,

我们可以随时通知我们汇款或发货。 2012年春节, 我们与南流邵村委会进行了第二次接触。书面通知我们的合作伙伴商量, 对方同意。同时, 我们告知对方, 我们将在清明节期间进行常规的苗木管理和投资后的第一次苗间距调整。对方同意了, 表示不会干涉我们的管理。
       之后, 我们进行了相关的节目策划。 2012年3月22日, 当我组织人员抵达南六邵村准备种苗时, 王文元突然提出不准施工, 并提议村委会应拥有苗木股份。之后, 我司王宏杰紧急与对方协商, 要求先完成调整苗木, 并提出以定金的形式进行调整, 只要求对方形成书面协议, 有争议的问题将在植树节气结束后进一步协商。至此, 对方提出了个人要求5万元的人情, 我们不能接受, 但提出村委会可以通过捐款适当资助。对方生气了, 所以对方千方百计干扰我们正常的运作和工作。 4月20日, 我们被迫终止苗木修复计划, 造成了巨大的直接经济损失和不可估量的间接损失。期间, 对方沙福军亲自威胁王宏杰, 强行抢走54棵银杏树。到目前为止, 他不仅没有给树钱, 而且还千方百计地否认和否认了这件事。在我司施工人员从南流邵村撤出后, 我司王宏杰、王立军多次到村委会与王文元、沙福军谈判。我们谈判, 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 对方王文元和沙福军总是单独和我们谈判, 总是以一个人不能做决定为借口。以羞辱和威胁的方式拖延, 甚至阻止我方进入南流邵村。期间,

王文元提供账目, 并手写表示村委会于2001年至2004年对我们的承包土地进行投资。由于我们与村委会于2007年签订合同, 我们声明该投资与我们的投资有关。 .对方无直接关系, 要求对方提供原村委会的户口本或证明。至此, 我们只能放弃谈判解决的初衷。在我向其他部门投诉的过程中, 对方再次加大了力度。一是多次妨碍我方当地负责人组织的浇水等日常照料, 甚至人为切断原有电力设施。 5月7日至9日, 我们以拓宽道路为由强行移走了80多棵树苗(期间我们控制无效后, 我们多次报警。王文元和沙福军仍然强行拔除路边的树苗。王文元和沙福军的教唆), 在当地造成了相当恶劣的影响。综上所述, 我们强烈敦促上级政府认真审查王文元、沙福军的身份和行为, 澄清事实, 为我们的投资和正常生产恢复良好的环境。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3-2022 上海化妆品有限公司 shanghaihuazhuangpinyouxiangongsi (freechattinglines.com),All Rights Reserved